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青蓝双娇
青蓝双娇



小山重叠金明灭。鬓云欲度香腮雪。懒起昼峨眉。弄妆梳洗迟。照花前后镜。花面交相映。新贴绣罗襦。双双金鹧鸪。 

  四川峨嵋山山势险峻,山下的道路崎岖难行,就算有路,也只是羊肠小径,寻常农夫村民都视上山为畏途,偶有好勇斗狠的年轻小伙子想上山探险,或赌胜登高,莫不狼狈而回,而且此山之中,大都是原始的森林,山中的野兽犹以虎豹最为凶猛,但其中以猴子最多,便在这座险峻的深山之中,有一名为观日之山峰,在此峰上有一金顶寺,这座庙宇也不知是市何时侯所建,原本已然荒废,但于七十余年前,有一来自襄阳的失意女子,在此习勘破红尘,落发为尼,而此女原本家学渊源,在清修中更得悟武学之真理,中年之后于山下救得一孤女,取号静袜,传了衣钵,不久便即谢世往生,而这孤女克绍箕裘,在武学上将师门武学详加钻研,且在将湖中行侠仗义,在二十余年间罕逢敌手,而后却于四十于岁壮龄跟随先师步伐出家为尼,隐居于山中,退出江湖,其间于下山采买日常用品时,曾救得一重伤妇人,而这妇人最后终告伤重不治,所遗两名幼女,便由净虚师太携回抚养。 

  转眼间十数寒暑,当年重伤妇人所遗的两名幼女,如今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一双姐妹花,姐姐刘学青芳龄十八,金顶剑法已有九分火喉,而师傅内功元霞功也告大成,这日傍晚,刘学青与年方十七的妹妹刘学蓝练完剑法后,满身香汗,两姐妹并肩坐在后园闲话,两人都正是青春年少,对未来充满幻想,谈没两句就聊到要师父让她俩去闯荡江湖的事来,刘学蓝道:姐,我们每天在这山上,实在太也无趣,何况我们功夫也都有一定火喉,我看也不输于江湖上那些所谓高手大侠,我们何不一起去求师父让我们下山去闯闯? 

  刘学青听了,心中觉得正合她意,却淡淡的道:可能是师父看我们武功还没有大成,怕我们在江湖上吃亏,所以要我们再修练几年再下山吧! 

  刘学蓝道:唉!姐,你也真能捱啊!在这山上闷也闷死我了,你也就行行好,和我去求求师父,让我们下山去开开眼界吧! 

  刘学青:好吧!那等晚餐时,我们一起去跟师父说吧!刘学蓝笑道:这才是我的好姐姐! 

  刘学青笑道:我不和你去跟师父说项,难道就不是你的好姐姐了?说完,伸手往刘学蓝的胳肢窝骚去,刘学蓝笑着跳开,道:是!是!两人一阵嘻闹,之后又低语一阵,商议如何向师父恳求,就各自梳洗去了。 

  俩姐妹满怀心事的走向食堂,想到师父不知肯不肯答应,不禁心中揣揣,一到食堂见到师父端坐于上首等着她们来开饭,心中更是一跳,刘学蓝一时紧张,伸出小指勾了勾刘学青的衣袖,红着脸叫了声:师父!两姐妹这才分别就座。 

  静袜师太见俩姐妹神情恍惚,心中微觉奇怪,这两个爱徒从小有由她养大,活泼外向,心直口快,怎么今日唯唯诺诺的呢?转念一想,已明其理。 

  正当姐妹两人心无所属,想要如何开口,师父才会答应,心中千头万绪之际,静袜师太忽然把首上念珠一扯,双手疾挥,上百颗念珠像是由强努所发,向正在发呆的刘学青、刘学蓝两人疾射而来,静袜师太跟着双掌往桌面一拍,一大碗菜汤化作无一阵暴雨紧跟着念珠之后向两姐妹直扑而去,姐妹俩正自神不思属,大惊之下,拔出短剑,各使了金顶剑法中一招「日生鳞波」剑尖际化作无数鳞光,向疾射而至的念珠点去,煞时间剑光满室,所有念珠都被俩姐妹一一点落,而剑光一消失,只见刘学青已跪倒在地,而刘学蓝才满身菜汤由门外跃进,跪在姐姐的身边。 

  刘学青道:徒儿冒犯师父,使师父出手惩戒,我们俩姐妹甘愿受罚! 

  却见静袜师太笑道:起来!起来!师父只是试试你们功夫,不要紧张!起来!起来! 

  刘学青、刘学蓝俩人满腹狐疑的慢慢站起,谁都不知道平日温柔可亲的师父今日此举到底是何用意,却见静袜师太道:你们两个想要下山趣闯荡江湖是不是?芷怡道:师父你怎么知道? 

  静袜师太道:唉!谁没有年轻过!刚见你们俩个小妮子鬼头鬼脑的我就知道了!刘学蓝道:师父你真是明见万里! 

  静袜师太笑道:小ㄚ头不必拍我马屁,养你二俩十五年,这点小心事都不能了解,那我还算什么师父啊?我刚才不是试你俩功夫来着吗! 

  刘学蓝笑道:那师父您是答应罗!说完拉住静袜师太的手轻轻摇晃。 

  静袜师太笑道:你啊! 

  静袜师太转头到向刘学青道:刘学青,你剑法内功已成,师父准许你下山到江湖上去闯荡见识见识! 

  刘学青大喜:谢谢师父!谢谢师父! 

  刘学蓝道:那我呢?那我呢? 

  静袜师太笑道:你满身菜汤的!还敢说呢!你剑法是可以了,但内功还是不行,你看,姐姐一身衣服都是乾的,那是为什么?我刚才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射出念珠,是试你们剑法,而那雨露均沾一招,就是考较内功了,你姐姐煞时之间就运起地五层元霞功将菜汤弹开,而你却像落汤鸡似的! 

  刘学蓝道:那是因为我坐的近 

  静袜师太道:不要多说了!刘学青,你把随身事物准备一下,这两天就可下山了!刘学蓝!你内功再加把劲,我看顶多一年,也就行了,到时候你再下山和你姐姐会合吧! 

  刘学蓝心中不快,嘟起了小嘴,静袜师太道:你啊!快把内功练好,不要在生闷气啦!一年很快就过去了。说完静袜师太转身便回禅房,不再理会刘学蓝、刘学青了!